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385章 美麗的烏龍

作者:橙粒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愛看小說網www.pplnrz.icu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寧淺予輕輕淺淺回頭的那一霎那,司徒森的眼中,萬物都失去了顏色,就連七月的烈日,都變得黯然無光,唯獨余那一抹倩麗的身影映在眼底。

    “王爺。”寧淺予恍然不知,自己在他眼中的光景,她淡淡叫了一聲:“事情如何了?”

    司徒森微微一笑:“你的計謀正好,她是招也得招,不招也得招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”寧淺予的心放下來:“丹藥已經到手,只要將里面的東西找出來,定能找到抑制蠱蟲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事情這么快能解決,還非常的順利,從品美人到王太醫,還有溫妃,他們就算是再掉以輕心,怎么會將證據,放在搜房就能搜到的位置,她心里總有一絲怪異的感覺,具體是哪里怪,她也說不上來。

    司徒森暫時還沒察覺出什么,他現在滿眼都是寧淺予,聲音溫柔:“今日麻煩皇祖母和皇姑姑,事情結束后,在好好的來道謝,今日我們先回家去吧。”

    家這個字,讓寧淺予心中有了裂痕的圍墻,縫隙裂開的更大,滲進去一抹陽光,她應了聲好,起身朝司徒森走過去。

    許是坐的太久,起身的時候,寧淺予忽然覺得有些暈眩,站立不穩,腳下一軟,差點暈倒在地。

    司徒森神情微變,眼疾手快將她接住,半抱在懷里,眼底都是著急:“淺予!”

    太后和朝陽公主也一驚,擔憂的朝寧淺予看過去。

    寧淺予被接住后,腦子還是昏昏的,稍微頓了頓,才回神站正,向著太后和朝陽公主見禮:“臣媳失禮。”

    “淺予,好端端的,怎么會暈倒呢?”太后沒有在意她失不失禮,狐疑道:“是不是要宣太醫來瞧瞧?”

    朝陽公主也道:“是啊,你身子一直好,這會子也沒吃什么旁的,忽地就暈倒,不會是有了身子吧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,讓寧淺予還存著一點眩暈的腦子,登時就清醒起來。

    開玩笑,她和司徒森從未同床共枕……額,好吧,是同過那么一兩次床,但是毫無肌膚之親啊,怎么可能懷孕!

    當然,這話,不能隨著太后和朝陽公主說,再說這樣的事情,人前也不好開口,寧淺予臉頰微紅,剛準備解釋,太后眼前一亮,又開口了。

    “初次有孕的人,是容易頭腦發暈,尤其是你最近操心勞累,更是不好,趕緊坐下,哀家這就為你宣太醫,若真是有孕,在這節骨眼,倒是囍事一樁啊!”

    朝陽公主隨著附和道:“森兒受傷之后,外界的傳言更甚,過分者不乏少數,要是淺予真的有孕,也能杜絕那些無端的猜忌。”

    朝陽公主的意思,無非是說外邊傳言司徒森不能人道,成了太監的事情。

    寧淺予下意識的往司徒森瞥了一眼,臉上的紅霞更甚,想要解釋,又怕越解釋越亂,徒惹的懷疑,只能任由太后和朝陽公主一起遐想。

    太醫還沒來,太后母女,已經在開始討論司徒森和寧淺予的孩子了。

    太后落在寧淺予身上的眼神,更加的慈祥和藹:“淺予面目依舊白皙可人,毫無變化,這一胎啊,應該是女兒,七月有孕,小名就叫七月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母后的意見不一樣,他們倆的頭一抬,肯定是男孩兒,不過這小名七月,男孩女孩都能用,倒是不錯。”朝陽公主煞有介事。

    寧淺予聽的滿頭黑線,壓根沒孕呢,就在開始討論男孩女孩,還討論小名……

    兩人一邊說著,還在和寧淺予互動,朝陽公主自動忽略寧淺予面上哭笑不得的表情,熱情道:“淺予,你自己覺得呢?”

    解釋也不行,寧淺予簡直想要找個地縫鉆進去,面上的紅霞已經似火一般燃燒起來,頭低的快埋進胸前去了。

    她低頭不語,太后二人全當她是頭一次做母親,害羞所致,便將話題引向司徒森:“森兒,你覺得呢?”

    寧淺予稍微側頭,微微抬眼看著司徒森,但見他嘴角揚起,夾雜著向往的情緒,連那塊疤痕都生動起來:“孫兒也覺得是女孩兒,是像淺予一樣美麗可人又機靈可愛,那才叫是好呢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太后朗聲笑起來。

    幾人越想越離譜,漸漸的也越聊越遠,好在太醫總算是來了,才將這話題給打住。

    “徐太醫。”太后笑吟吟道:“快給賢王妃把把看,是不是喜脈。”

    寧淺予對于喜脈一說,已經懶得辯駁了,她幽幽的坐在石凳下,任由太醫伸手把脈。

    徐太醫先是把了右脈,還沒說話,朝陽公主已經迫不及待道:“怎么樣?”

    徐太醫的表情有些為難,低聲道:“朝陽公主,容微臣再仔細的看看。”

    等他將左手的脈象也把完之后,還沒說話,太后又道:“是喜脈吧。”

    “這……”徐太醫看了眼司徒森,神色更是古怪:“回皇太后和朝陽公主,賢王妃……她并未有孕……”

    朝陽公主奇怪道:“沒有孕剛才怎么會無端的差點跌倒,你是不是弄錯了,要不再把上一遍……”

    “微臣不會弄錯。”徐太醫謹慎道:“微臣剛才把的很仔細,賢王妃之所以差點暈倒,是因為她最近憂心勞累,操心過度,精神疲乏倦累所致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太后的聲音頗為失望,但看了眼司徒森和寧淺予之后,還是強打起精神,反而勸慰道:“這次沒有沒關系,你們還年輕,左不過會有的。”

    朝陽公主也一改剛才的勁頭,道:“太后說的是。”

    一場明知是烏龍的烏龍結束,已經是太陽西歸。

    寧淺予坐在馬車上,偷偷看了眼閉眼休息的司徒森,心底有些狐疑,他剛才明明是可以解釋的,為何不說這是誤會?還是說,他故意放出疑陣,讓之前那些說他不能人道的人閉嘴?畢竟二人成婚已經半年,卻一點兒動靜都沒有,那些流言又在暗戳戳的響起……

    應該是這樣吧。

    司徒森不睜眼,寧淺予就這么看著他。

    還是她熟悉的樣子,線條剛毅,若刀裁,若筆墨勾畫,風姿特秀,只是……那下巴處……

    寧淺予忽然想起先前看到的一個奇怪的地方,為了看清楚,她挪動身子,稍微湊近了些。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m.akxs6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看小說網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体彩八码组六最大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