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405章 但愿不會有那一天

作者:封侯拜飯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愛看小說網www.pplnrz.icu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

    是啊,這渣女哪來的良心?

    問墨池這會兒氣不氣?瞧見他頭頂冒的青煙了嗎?打甩張面皮打兩雞蛋,煎餅果子都能攤熟!

    青衣悻悻的摸了摸鼻子,沒有開口給自己狡辯的意思。

    雖說她的初衷是不愿賣的,但紙包不住火,她入魔的事老白臉都知道了,再加上青丘狐貍家這么一裹亂,就算她不說,以老白臉的雞賊,遲早會知道。

    再者,在她看來,眼下繼續捂著燭九陰的事情,絕非什么妙計。

    入魔者最后遲早會自我毀滅,爛肉不挖干凈,傷口只會繼續蓄膿惡化,燭九陰就是附在墨池和淼淼身上的那塊爛肉。

    而現在,則是將尋找將這塊爛肉挖掉辦法的最好時機!

    不過,說再多也掩蓋不了,她把黑水兒給賣了的事實。

    所以干脆不解釋。

    “讓你家糟老頭子出來吧,我帶你們去見玄則淵。”墨池沉默了一會兒,開口道。

    青衣眨巴眼,湊過去:“你不給我兩拳頭?難得老娘做好準備讓你打一頓出氣了。”

    墨池丟了個白眼給她,撇嘴淡淡道:“若是旁人敢這般陰我,早就成了剝皮風箏。但你即便是坑我,那也必然是為了我好。”

    青衣聽到這話,差點沒感動的淚眼磅礴,“原來我在你心目中形象竟如此高大!”

    “你在說什么鬼言鬼語。”墨池笑瞇瞇的看著她:“你個渣女,難道不知道有句話叫習慣成自然。”

    被你陰多了,都陰成習慣了,可還行?

    青衣:“……”說的好像你就沒陰過老娘似的……

    “一人賣一次,算是扯平了。”墨池撇嘴道。

    他不久前在蕭絕面前賣了青衣,緊接著這渣女又在那糟老頭子跟前賣了他……

    現世報啊!

    若是肥貓在,估摸著又要感慨。

    難怪這兩人能成為朋友,畫風真是出奇的一致。

    明明是三個人的劇本,這回,大帝爺頭一遭沒了姓名。

    沒了姓名的大帝爺,在紫金環里沉默著。

    小胖墩趴在邊上,瞅著他,小心翼翼道:“北陰叔叔,你這次的情敵,有點難對付啊。”

    蕭絕揉了揉眉心,媳婦兒太好看,總是有牲口惦記,他也很頭禿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玄則淵。

    墨池去后,屏退了職守的妖將,令所有人都在外間等候,這才過去打開了封印之門。

    殿內關閉之后,青衣和蕭絕的身影出現在旁。

    燭九陰盤臥如山岳般的身體被鎖在四柱之間,在看到墨池出現的剎那,便激動的扭轉起龍身,想要沖出桎梏。

    “血肉……給我你的血肉……”

    龍吟聲震耳欲聾,鐵索亂顫撞擊在地面上哐哐作響,石屑翻飛。

    青衣也有好些年頭沒來看過這瘋長蟲了,這會兒再見,眉頭禁不住朝下一壓,嗤笑起說話:“你給你家這長蟲伙食開得不錯啊,養的膘肥體壯的,過年都能切兩盤肉下來涮火鍋了。”

    “要刀嗎?我借你?”墨池懶洋洋的睨著她。

    青衣嫌棄:“罷鳥,這瘋長蟲肉老,塞牙。”

    兩人在這邊‘打情罵俏’般的針鋒相對,大帝爺卻難得沒有泛酸。

    他沉眸看著燭九陰,不疾不徐的朝祭臺上走過去。

    “老白臉。”青衣嚇了一跳。

    蕭絕偏頭看向她,有些無奈的嘆了口氣,剛想解釋自己不會動手殺龍,就聽自家小媳婦昂聲道:“你小心點啊,這長蟲瘋起來要咬人的!它要是囂張你就往死里揍,留口氣不打死就成。”

    蕭絕聽到這話,不禁莞爾。

    不愧是他的小媳婦兒,還是心疼自家男人的。

    墨池雖半點不在乎燭九陰,但還是忍不住翻了個白眼。

    這狗糧強塞一嘴的滋味可真帶勁兒!

    蕭絕朝祭臺上走去,燭九陰的神智幾乎已被磨滅了,此刻只是一個貪食血肉的魔物,蕭絕身上蓬勃的血氣讓他垂涎不已。

    完全入魔后,一同喪失的還有恐懼與敬畏之心。

    龍涎從它張大的巨嘴里淌了下來,一雙眼睛死死盯著蕭絕,想要撲上來。

    然而,自蕭絕身上散發出的可怖威壓,如銅墻鐵壁一般從四面八方襲來,將它直接轟在祭臺上,全然動彈不得。

    后方,墨池眼角抽了抽。

    為毛他感覺這糟老頭子的氣息比起上次交手時又變強了?這氣息里,隱約還夾雜著幾分熟悉之感。

    墨池睨向身邊,就見惡婆娘叉著腰桿,一副老娘男人天下無敵的傲嬌樣,那雙眼睛里都快冒出小星星了。

    墨池皺了皺眉,“他身上怎會有你冥王珠的氣息?”

    “我分給他一半了呀。”青衣一臉驕傲道。

    墨池狹長的鳳眼陡然瞪大:“你是豬嗎?”

    惡婆娘一腳就給他抖了過去,“老娘先讓你變成豬。”

    墨池挨了一蹄髈,咬緊牙關,被她坑了都沒有像這會兒那般著急上火過,“你不是豬,你把自己保命的玩意兒拿去送人?!你丫腦殼是不是在屎坑地獄里埋在太久,堵屎了?!”

    “你這種單身棒槌蟲,你懂個屁。”青衣啐了他一口,昂著小臉露出自己眉心的神紋,“看到沒有,這叫定情信物!”

    墨池看到她眉心的山字神紋之后,這才安靜了下來,扯了扯嘴角。

    心里若不驚訝,那才有假。

    北陰居然也分了一半神紋給她?!

    糟老頭子也夠大方的啊!

    不過……

    墨池看向祭臺上蕭絕的身影,表情異常復雜,有那么一剎想開口說些什么。

    一只手,忽然在他眼前揮了揮:“干嘛干嘛!你那垂涎的眼神怎么回事?!燭黑水,我警告你,別想打老娘男人的主意,他不搞男人的!”

    “不搞男人?那他把你變成個老太監?”墨池嘲諷回去,青衣臉色登時變了:

    “你丫還真對我男人動心了?!”

    我動你奶奶個腿兒的心哦!

    墨池被她噎的不輕,見蕭絕的注意力不在他們這邊,朝青衣身邊靠了靠,小聲問了一句:“喂,渣女。”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    “燁顏和楚無極當初給你的靈臺真火,還燒著吧?”

    “你問什么廢話呢?”青衣挑眉睨著他,抖了抖雙肩,就見她肩頭上懸浮出一黑一白兩朵幽蓮。

    這兩盞真火,賦予了她業火與凈火的神通。更點燃了她本命的靈臺真火,三方相聯,才喚醒了她的靈智。

    墨池朝她的靈臺處瞄了一眼,見那真火燃燒的旺盛,便撇開的視線。撇嘴道:“隨口問問,就是懷疑你那兩個兄長贈你真火時,是不是順道把你腦子燒糊了,為了一個北陰,你值得如此自我犧牲嗎?”

    青衣雙手背負在后,看著遠處那道傲岸的身影,唇角揚起幸福的弧度。

    “因為是他,所以值得。”

    只有看到蕭絕時,才能讓她的心躁動不已,神魂乃至靈臺真火都為之躁動。

    墨池看著她那堅定無惘的樣子,垂下眼眸,心里默念道:

    若沒了那‘東西’,你還會對他有這般趨之若鶩的感覺嗎?

    燁顏死守著的這個秘密,若有朝一日曝光出來,你那糟老頭子,是否還能如包容你入魔般,寬宏大量?

    還有你這渣女……

    墨池抿著唇,幽幽想著:但愿你永遠不會有知道的那一天吧。

    【作者題外話】:今日第五章!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m.akxs6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看小說網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体彩八码组六最大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