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427章 代替星辰伺候好他

作者:風中的陽光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愛看小說網www.pplnrz.icu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今晚,哥們都是遇到些什么人啊?

    劉帥才心中哀嚎時,邀請他來心愿酒吧的某女士,蹭地站起來,厲聲說:“這位女士,請你不要對劉先生動粗。要不然,我——”

    少婦果果猛地抬頭,眼神森寒的盯著某女士:“你再敢叫喚一句,我就把你滿嘴牙都打掉。”

    某女士在京華,可是著實有些背景的。

    尤其在她占理時。

    可她遭到少婦果果的威脅后,卻乖乖閉上了嘴,低下了頭。

    這是因為她看出,少婦果果絕不是在威脅她,而是說到做到。

    劉帥才用力掙了時時,卻又驀然明白,吃吃的問:“你、你剛才說,葉星辰是你的兒媳婦?”

    他已經告訴少婦果果,高鐵的老婆是葉星辰了。

    那么,葉星辰就是高鐵媽的兒媳婦。

    少婦果果還沒說什么,男人抓住她手腕,讓她松開了劉帥才,滿臉抱歉的說:“小兄弟,對不起。高鐵是我們夫妻倆的兒子。只是,他從小、他和家里鬧了別扭,現在不和我們在一起。賤內,沒一天不想他。哦,還請你仔細說說,是誰擄走了葉星辰。”

    她會是高鐵的親媽?

    今年有三十歲嗎?

    不過——怪不得她說,高鐵是她上輩子的小情人兒,她的心被他偷走了呢,原來是這樣。

    劉帥才總算恍然大悟,也意識到這夫妻倆,不是好啥好鳥了,還是趕緊有一說一吧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宙斯干的。”

    少婦果果聽完后,看了眼丈夫,轉身就走:“特么的,那匹小洋馬,非得逼著老娘和她動粗么?”

    “小兄弟,謝謝你提供的消息。以后,有機會回報你。不過,還麻煩你不要把今晚看到我們兩口子的事,告訴高鐵。他和我們的感情,不是很融洽。唉,雨一直下,氣氛不算融洽——”

    四旬左右的裝比男,嗶嗶了那么多后,哼著歌手張宇唱的《雨一直下》,去追他老婆了。

    這都是些啥鳥人啊?

    又是宙斯,又是下雨的。

    幸虧,哥們和高鐵的關系——特好。

    要不然,我非得讓你們知道我的厲害,以免下次再抓我衣領子。

    劉帥才整理了下襯衣,轉身看向被少婦果果威脅過的美女時,依然是滿臉的親切笑容。

    美女的情緒,不是很高。

    換成誰,剛被人威脅要打掉滿嘴牙時,都會這樣。

    不過一杯白酒喝下去后,自稱叫蔡國云的美女,神色就恢復了正常:“劉先生,今晚我請你過來,是要送你一個大大的前程。但,與此同時,也希望你能對此事保密。”

    劉帥才最喜歡別人送他大前程了。

    只要有好處,那是肯定得保密的。

    蔡國云是京華一家獵頭公司的經理。

    劉帥才文化程度雖然不高,卻也知道獵頭公司是做什么吃的。

    他們就是挖人。

    受某公司的委托,去挖另外公司的人才。

    初中文化,畢業后在工地干過建筑隊,在酒店干過清潔工,在夜場干過保安的劉帥才,是人才嗎?

    只要是獵頭公司的蔡經理說他是人才,那么他不是人才,也是人才!

    青山有家服裝廠。

    服裝廠的名字叫啥,誰開的等等,都不重要。

    重要的是,劉帥才的老娘,就在服裝廠上班。

    但迄今為止,服裝廠已經三個月沒發薪水了,老板愁的要上吊,想五千萬向外轉手——沒人要。

    蔡國云的委托人,已經出資,把這家服裝廠盤了下來。

    委托人又請蔡國云,把劉帥才從七仙夜總會,挖去這家服裝廠,在大老板沒出現之前,暫時全權負責設計、生產、銷售、后勤、安保等工作。

    月薪,暫定為六萬。

    附帶青山市區某高檔小區的一棟大三室,一輛別克轎車。

    人們都知道“天上掉餡餅”這句話。

    可又有誰,知道天上掉餡餅的真實感覺?

    看看變成呆比般的劉帥才,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要不是蔡國云把車鑰匙,房子鑰匙,預支一個月薪水的銀行卡,還有委任書等等,都放在劉帥才面前,請他看清楚各類證件上,確實寫著他的名字,他都懷疑,這是在做夢。

    幾乎把腿上一塊肉給掐下來了,劉帥才終于確定,這不是做夢。

    天上,真的掉餡餅了!

    劉帥才端起酒杯,一口喝光,望著蔡國云:“古人、古人曾經曰啊,無功不受祿。我受了——但,我想知道,怎么會是我。”

    蔡國云苦笑了下,搖頭說:“我也想知道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想知道,國內某位女老總,怎么會委托她,來挖一個干夜場的保安。

    但蔡國云更知道,有些事,她最好別問。

    她只是順利完成工作后,馬上給委托人打電話。

    嘟,嘟嘟。

    當白色電話響起來時,站在海邊太陽傘下的江顏,馬上就接起電話,低聲問:“請問,哪位?”

    一個隔著話筒,都能聽從她聲音里,猜出她有多么奴顏婢膝的女人聲音,傳來:“我是小王啊。夫人吩咐我做的事,我已經做完了。一切,都是按照夫人所說,找了獵頭公司,來接觸劉帥才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我知道了。我會轉告夫人的。”

    江顏低聲說了句,放下話筒,看向了白色藤椅的女人。

    星空下,海風習習。

    一個身上只穿著了件黑色浴袍的女人,仰面躺在白色藤椅上,兩條修長的腿,被兩個跪在地上菲傭,小心抱在懷里,掌心倒了油的手,在絲緞般的肌膚上,力道適中的游走著。

    還有兩個菲傭,分別跪在藤椅兩側,也在給小心伺候著女人。

    女人閉著眼,好像睡著了那樣,神色有些恬靜。

    盡管已經來這好幾天了,可江顏還是強烈懷疑,她當前的遭遇,就是在做夢。

    又不是。

    鐵一般的事實,時刻在提醒江顏,她已經不再是被吳總監等人隨意欺負的女孩子了。

    而這個改變她命運的女人,更不是她第一次看到的那個良家。

    是——潘多拉女王。

    倆人的改變,都是為了葉星辰。

    葉星辰可是江顏的恩人。

    為了葉總,她可以去赴湯蹈火。

    更何況,夫人讓她當什么公主殿下呢?

    輕吸了一口氣,江顏口齒清晰把“小王”的話,如實轉告給了夫人。

    “嗯,星辰被白玉京撞了時,就是劉帥才把她送醫院的。他,應該得到好報。”

    夫人睜開了眼,淡淡一笑,岔開了話題:“有沒有想到好的公司名字?”

    江顏抱歉的笑了下。

    夫人也沒在意,夢囈般的又問:“就叫風影服裝,怎么樣?”

    江顏立即點頭,說好名字。

    “風影——風一樣的影子。我雖然不能守著他們倆了,卻能像風,像影子那樣,無形的呆在他們身邊,保護他們。為他們,做他們能做,卻不好做的事。”

    夫人說著,抬手揮了揮。

    幾個菲傭,立即站起來,悄無聲息的退走。

    夫人坐起來,接過江顏遞過去的花茶,淺淺的抿了口,說:“我也會幫你做些事。讓那個曾經垂涎過你的陳德力,家破人亡。讓星辰化妝曾經的吳總監,神秘蒸發。”

    江顏眉梢一抖,剛要說她已經不恨他們了時,夫人聲音陰森的搶先說:“如果連你的仇人,都舍不得傷害,你能做成什么大事!”

    江顏低頭,啞聲說:“是,我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夫人站起來,踩著一雙雪足,走向海邊,淡淡地說:“你要時刻牢記,你早晚都是高鐵的女人。你的使命,就是代替星辰,伺候好他。”手機用戶請瀏覽m.akxs6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看小說網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体彩八码组六最大遗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