默認冷灰
24號文字
方正啟體

第993章 你也配坐老夫的下首?

作者:迪巴拉爵士本書字數:K更新時間:
    一秒記住【愛看小說網www.pplnrz.icu】,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。“大捷啊!”

    莊老實站在沈家大門外,兩邊全是街坊,就聽他在吹噓。

    “我家郎君身先士卒,差點就活擒了耶律洪基……耶律洪基知道吧那是遼皇,他的身邊有那等能呼風喚雨的高人,還有一巴掌能扇死人的好漢……可那么多人,就被我家郎君一人一刀給追砍過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

    街坊們都驚呼出聲。

    從他們記事以來,大宋處處高唱和平之歌,對征戰之事就像是一張白紙,啥都不懂,這才給了莊老實胡亂吹噓的機會。

    莊老實左腿微微的顫動著,得意洋洋的道:“后來耶律洪基苦苦哀求,還說把皇后送給我家郎君做小妾,這才逃得一命……”

    正如同后世那些沒事蹲在一起吹噓國家大事的閑漢們一樣,真相永遠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舒心。

    老對頭遼人吃虧了,吃大虧了,咱們再思維發散些,把大宋說的厲害些,把遼人說的無用一些,心情會更加的愉悅。

    陳洛從巷子口飛快的跑來,喊道:“郎君回來了,郎君回來了。”

    莊老實神奇的換了個神色,很是肅然的吩咐道:“都站好了,稍晚都按照某的吩咐說話,讓郎君高興些。”

    在得知沈安進城后,他就召集家仆們排練了一下,效果非凡。

    于是家仆們都在門外站好,束手而立。

    稍后沈安和聞小種來了,莊老實開口道:“郎君……”

    眾家仆齊聲喊道:“郎君……”

    街坊們早就忍不住了,見沈安進來,就歡呼道:“好漢子!好漢子!”

    市井人夸贊很簡單,沒有什么華麗的辭藻,沒有什么儀式感,但一句好漢子,就道盡了大家的心聲。

    好漢子,換做是以后的北平話,大抵就是:“是個爺們!”。

    若是換了蜀地,大抵就是:“硬是要的!”

    莊老實精心排練的歡迎儀式報廢了,在街坊們的歡呼聲中,他們的聲音就像是蟲鳴。

    沈安拱手和街坊們說了幾句話,然后就被家仆們簇擁著進了家。

    “恭迎官人。”

    “恭迎哥哥!”

    楊卓雪和果果早早的等候在門內,齊齊福身。

    沈安的目光轉動,笑道:“芋頭呢”

    “這里!”

    果果走到楊卓雪的背后,伸手一托,芋頭就在楊卓雪肩上冒頭了,傻乎乎的看著沈安。

    這是一個背帶,還是沈安的構思,主要是方便帶芋頭出門用的,沒想到今日卻先用上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沈安大笑著走過去,仔細看看兒子,笑道:“看著更壯實了,好。”

    遠征歸來,家人平安,這便是一家人的福氣。

    洗澡更衣,一個火鍋已經準備好了,妻子妹妹坐在邊上,笑吟吟的等待著。

    陳大娘抱著芋頭在邊上,低聲道:“叫爹……”

    芋頭掙扎了一下,“貼……”

    我去!

    沈安瞬間就熱淚盈眶了。

    “我兒子會叫爹了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芋頭再度發聲,卻是毫無意義的啊。

    呃!

    鬧半天,原來是跟著學的貼。

    沈安還以為兒子能認爹了,結果空歡喜一場。

    不過這也是個好的開始。

    沈安坐下,楊卓雪舉杯道:“官人大捷而歸,妾身恭賀官人武功鼎盛……”

    沈安笑著喝了酒,果果就迫不及待的道:“哥哥,這次能打斷幾條腿”

    “什么亂七八糟的”沈安覺得妹妹越大越沒譜了,不過卻想起了好事,“官家先前封爵,給了開國縣公。”

    “縣公了”

    楊卓雪歡喜的道:“這是軍功封爵呢,官人,以后定然能名垂青史。”

    這年頭的人活著也講究追求,大抵最大的追求就是名垂青史。

    沈安覺得自己是一定的。

    不說軍功,單說他弄出來的那些東西就能讓他史冊留名,大抵后世會弄個紀念日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是什么”

    果果好像記得自己有個封賞的,只是一直沒用,所以忘記了。

    沈安笑道:“你是宣城縣君。”

    “縣君有用嗎”

    “有用。”

    沈安見楊卓雪發怔,就說道;“你的應當也有,只是要稍后。”

    封賞官員后,接著封賞他們的妻子,這是規矩。

    所謂夫榮妻貴說的就是這個道理。

    這年頭男人奮斗的目標里,讓妻兒顯貴也是其中的一個。

    楊卓雪隨口道:“妾身有沒有不打緊……”

    雖然是這般說,可她的眼睛卻亮了。

    稍后吃完飯,楊卓雪叫了莊老實來,吩咐道:“官人封了縣公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天有眼吶!”

    莊老實激動的不行,恨不能嘴巴變成大喇叭,出門四處宣揚。

    “娘子,郎君才二十歲就是縣公了,以后三十歲了怕不是郡公哦。”

    這年頭主仆之間的關系是一榮俱榮,所以莊老實跟著激動就是這個道理。

    唯一的例外大抵就是趙允良家,那對父子辟谷弄的府中的下人怨聲載道,巴不得郡王府垮了最好。

    “現在說這個卻輕浮了。”楊卓雪淡淡的道:“官人立功,你等也辛苦,回頭每人賞五十貫,算是為官人慶賀。”

    “多謝娘子。”莊老實滿面紅光的去了前面,喊道:“官人封了縣公,娘子有令,為官人賀,每人賞五十貫!”

    他的聲音是如此的大,隔壁鄰居都全部聽到了。

    “縣公了五十貫”

    “是每人五十貫。”

    “嘖嘖!在沈家做仆役都比普通人強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隨后楊卓雪叫人準備了宴席,準備慶賀時,街坊們都主動送來了賀禮。

    “歸信侯……不不不,如今是沈縣公了,沈縣公能擊敗耶律洪基,我等與有榮焉,這便是些心意。”

    一個街坊文縐縐的說了些賀詞,就把一只大公雞當做了賀禮。

    莊老實在記賬,抬頭肅然道:“多謝了。姚鏈,趕緊接了禮物。”

    按照沈安的說法,街坊街坊,在許多時候比親戚都親近,所以千萬別嫌貧愛富,不管別人送什么,哪怕是一根針你也得笑著收了。

    送禮的人雜七雜八,禮物更是各種不同,可沈家的人都很是客氣,沒有半點看不起的意思,這讓街坊們越發的滿意了。

    “這沈家人就是講究,陳大家送了只鵪鶉他也收,還客氣的說多謝,鄭重的記下來,隨后還請入席,這講究……哎!果然是大儒呢!”

    “什么大儒沈縣公弄的是雜學,人家這是開宗立派的宗師。那些大儒都是吃祖宗剩飯的家伙,哪里比得過沈縣公”

    “也是啊!那雜學……宗室書院知道不”

    “知道啊!那不就是宗室們讀書的地方嗎說是為了那個地方還打了好幾架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,可你知道是為啥嗎那沈縣公以后會在宗室書院里教書,那些宗室里的人都發瘋了想擠進去讀書,這不沒進去的就不滿意,這才打了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嘖嘖!那還不如去邙山書院。”

    那邊來賀喜的趙允讓被趙頊扶著,聽到這些話,不禁贊道:“這些人倒是有些見識,宗室里的人還是知道些好歹,于是都擠去書院讀書……邙山書院大多是平民百姓,他們卻不好混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邙山書院要考試,那些宗室子弟大多是酒囊飯袋,哪里能考的進去”

    呃!

    幾個街坊扯淡一下就把宗室子弟埋了,趙頊看看自家翁翁的臉色,擔心他發火,就勸道:“翁翁,這些都沒什么見識,胡亂說的。”

    趙宗諤也來了,馬上就附和道:“是啊!大王此言甚是,這些人就知道胡言亂語。”

    趙允讓如今不但是宗室長輩,更是官家的親爹,這身份……按照常理,老趙應當給自己尋個精神寄托,比如說在宗室里說說話,為大家做個主,號召大家做點事什么的,這叫做老有所為。

    趙允讓覺得喉嚨有些發癢,就干咳了一聲,然后說道:“這話說的極是,這宗室子……大多都是酒囊飯袋!”

    本來他的子孫也是,可現在不同了啊。

    他的兒子是皇帝,他的孫子以后還會是皇帝,咱們是皇室了,哈哈哈哈!

    趙允讓的心情好的不行。

    趙宗諤的臉瞬間就變成了豬肝色。

    咱就是宗室子啊!您這話不是說某是酒囊飯袋嗎

    若是換了旁人,趙宗諤絕壁會叫罵,可趙允讓他卻不敢,只能委屈的道:“某不喝酒。”

    趙允讓看了他一眼,淡淡的道:“可你放屁!”

    趙頊忍笑扶著他進去,門外的莊老實見了就喊道:“郡王來了,郡王來了。”

    趙允讓馬上就挺直了腰,說道:“這熱鬧的,看著就喜慶,進去瞅瞅。”

    他進了里面,里面已經擺了好幾桌,都是街坊里的老人在坐著,見他進來,眾人趕緊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“見過郡王。”

    趙允讓不想讓兒子為難,所以很少出門,今日算是放風,正在愜意的時候,不喜歡這些繁文縟節。就說道:“該如何就如何,不然老夫馬上回去。”

    沈安笑道:“郡王平易近人,大家安心吃飯喝酒。”

    趙允讓自然坐了首位,一群老漢都想著來個平易近人的皇帝爹,大伙兒套個近乎,以后也能出去吹噓一二,于是就笑了起來,說了些吉利話。

    趙允讓一坐下,趙宗諤就準備坐在他的下首。

    這是習慣性反應。

    按照身份來說,他是可以坐在這里,可這不是官場宴請,而是民間的慶功宴,沒見趙頊都站在趙允讓的身后,連個座位都沒有。你這個年歲也配坐這里

    有幾個老人的眼中多了些不渝,想倚老賣老說話吧,卻擔心會被報復,于是就笑了笑,舉杯準備喝酒。

    趙允讓看著趙宗諤,覺得這人當真是不知趣,就淡淡的道:“你也配坐老夫的下首”

    趙宗諤才發現自己的禮節錯了,趕緊站了起來,然后面紅耳赤的去外面尋地方。

    這個郡王果然是平易近人啊!

    老漢們都歡喜了,紛紛舉杯為趙允讓上壽。

    手機用戶請瀏覽m.akxs6.com閱讀,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看小說網。
(←快捷鍵) <<上一章 投推薦票 回目錄 標記書簽 下一章>> (快捷鍵→)
体彩八码组六最大遗漏